,不打你也行,但是你先生的小弟弟要先服软哦……」金髮女子得意地向卢晓艳示威道,手上继续变着花样玩弄那根ròu_bàng。

「不要!……求求你!」卢晓艳痛苦地抬着头,眼睛裡露出哀求的神色。

「哦sāo_huò还真是欠抽呢!」说着,拿鞭子的手轻轻一扬,啪的一声足有两米的鞭子不偏不倚正中靶心,随后手腕轻轻抖动,啪啪啪的清脆声音再度响了起来。

「啊!……嗯!」灵巧的鞭子迅速把卢晓艳带进了苦闷而快乐的边缘,不断发出可耻的声音。

看着金髮女子巧妙绝伦的技法,我暗自心惊,身为刑侦科长,我平时对武术和各种搏击技法都有所研究。她只是用左手随意发力,可是每一鞭子都能精准地击中目标,虽然每一鞭似乎都不是抽在同一点上,但那显然是故意为之的,因为从我的角度看得清清楚楚:一开始几鞭似乎都落在yīn_dì周围,紧接着就会有两鞭正中yīn_dì!而且力度恰到好处,第一鞭轻,第二鞭就重些。而做这一切,她只是在谈笑间完成的,另一隻右手同时还在给赵凯撸管!

「高手!」我心中骇然,顿时意识到这个金髮女子的不简单,难怪那四个黑衣男人都要听她指挥。

「啊┅不行!……求求你…住手啊!」卢晓艳再度哭泣着乞求连连。

「是吗?警察先生,她说要我住手耶……但是你看她都yín_shuǐ泛滥了呢!」说着,金髮女子似乎为了证明这个事实,从鞭子一头滴下几滴yín_shuǐ,用右手接住,然后再次握住guī_tóu骤然加快了撸管的速度「嗯——警察先生,这是你太太的yín_shuǐ,小弟弟会感到亲切吧?」

「啪啪啪」左手微微抖动,鞭子像雨点般拍打在卢晓艳yīn_dì、yīn_dào口以及菊花口。噼噼啪啪一阵阵有节奏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「啊——阿凯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不行了!——啊」卢晓艳哭泣着发出悦耳的呻吟。

「不要!……」赵凯刚一发声,金髮女子就故意加快手上套弄的动作,顿时身体不受控制了,整个身体变得通红且颤慄。

「阿凯——原谅我——呀!」

「晓艳——!」

终于,高潮来临,夫妻二人同时相对高歌,像是约好了一般,颤抖的身体勐地一僵,哗哗,一道清泉从卢晓艳mì_xué里喷出,溅在赵凯脸上和身上,几乎同时,一股浓浆从ròu_bàng顶部射出,一直射到卢晓艳的胸部和腹部!

「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高潮……」金髮女子脸上终于露出罕有的一抹羞意,悻悻地放开手中的ròu_bàng,起身走到卢晓艳跟前,注视着那个不受控制抽搐、颤动的身体,嘴角微微向上勾起,露出一脸感同身受的魅惑姿态。

「啊!」眼看着几人都放鬆了警戒,事不宜迟,我看准时机,大吼一声,从架子后面飞身而起,一个飞踢正中唯一那个没有插手的黑衣人的后脑!

「啪」黑衣人应声倒地,我没去看他,又一个飞身径直朝金髮女子挥拳过去……

【待续】


状态提示:(09)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顶级兔肉烧烤火锅店》《性福创意蛋糕》《淡水捷运月台遇到外食女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