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

谢立如愿作为特邀嘉宾去参加了威纳音乐会,但他这次身边多出了一个人。

季糖穿着白色小西装,打扮帅气干净,大方利落地站在谢立身边。温和的气质丝毫不输在场的任何一位音乐家。

在外人眼里,他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场合。但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——

在他的世界线里,每一次威纳音乐会举办,音乐会主办方都会很热气地邀请他。谢立也很乐意他陪着自己去。

不过季糖仍是记得很清楚,他第一次去参加威纳音乐会的时候。

那时候谢立还是一名厉鬼,大家都看不见他。可他看得见大家,看得见那些还能站在人们眼前奏乐的人,看得见他们鲜活的生命。

可他死了,什么都没有。

季糖想到这里,眼眸微垂。直至谢立拍拍他的肩膀,他才回过神。

“音乐会该入场了。”谢立牵着季糖的手,往vip通道里走。

vip通道里没有任何人,安静得很。

谢立拿出手机,漫不经心地瞥一眼。随即他将手机递给季糖看:“昨天我已经报警了,那个想袭击我的人身份已经查清了,现在也有新闻在报道。”

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商界新闻。

想袭击谢立的杀手是一个电子集团老总雇来的,现在那名老总已经被逮捕,加上非法持有枪支罪和教唆杀人罪,估计会判得不轻。

季糖想要将手机递回谢立,可不经意地划了一下屏幕。他不经意地看见一条推送的娱乐新闻。

【惊!谢立竟然与他手挽手出入这样的场合!】附图还是方才他和谢立站在会厅门外的照片,照片里的少年被一层光蒙着,特别好看,五官很温柔。

谢立在遇见季糖之前,是出了名的不沾惹任何人间花草。但仅仅是几天时间,他身边就有了人。

季糖:“……”

他往下看了看,还看见这条新闻底下有很多评论。

【嗯???我的男神竟然有人了?】

【谢立的人很好看啊!!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!喜欢!】

【想知道能够勾搭上谢立的那名少年,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太厉害了吧。】

【谢先生不是不恋爱主义者吗??竟然为人折腰了?】

他假装没看见,将手机还给谢立。

音乐会的会厅很大,足足能容纳几万人。季糖费了好大劲,才找到自己的座位。

——恰恰好在谢立的旁边。

季糖小心翼翼地坐上去,如同第一次来到这里一般。他转过头,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青年。

青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黑色布料紧紧裹住宽厚的胸膛和肩膀,西装裤紧贴住修长的双腿。季糖往谢立那里凑了凑,碰到对方的口袋里有硬硬的东西。

季糖摸了摸,是一把黑色手枪。

季糖:“…………?”

“放心。”谢立笑道:“我考过证,可以有枪。”

“嗯。”季糖并没有放在心上,他低下脑袋,似乎想要拆开一颗奶糖。他拆开奶糖后,抬起身子,把奶糖放到谢立嘴边:“谢哥,请你吃糖。”

少年白净的指尖在谢立面前晃来晃去,沾染着浓而不腻的奶香味。

谢立轻笑一声,用嘴将奶糖叼过,他不忘顺势亲了亲季糖的指尖。

季糖没有察觉到谢立的小动作,他收回视线,继续在乖乖地等待音乐会的开始。

他第一次来参加这个音乐会之时,音乐会里有一个永远空着的座位,那是谢立的座位。

音乐会给本应在二十年前参加音乐会的青年,留了座位,即便对方已经死去,早也不会回来。

他那时候看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,心里莫名地难受。

可是现在啊,这个座位再也不会空着,人也一直都会在。

季糖想着,轻笑一声,他转过身,扯扯谢立的衣角:“谢哥,你可以抱抱我吗?”

谢立:“?”

谢立有点疑惑少年为何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,但他没多想,展开双臂,轻轻地抱了抱少年。

少年的身子很薄,他很轻易就能将对方的上半身搂住,搂在怀里软绵绵香喷喷的,像抱了一。

他们拥抱的那一刹那,足以照亮整个会厅的灯光突然亮起,耀眼的光照亮了一切。

音乐会开始了。

【谢立篇番外/完】


状态提示:第625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三界大佬抢着喜当爹[穿书]》《灵媒》《收养偏执神灵们后/收养偏执反派们后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