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城小说 > 古代耽美 > 陈滩旧梦 > 第95节

“真的!”林瑯把热汤放在桌案上:“他不是还把一个我姥爷传给他的宝贝送你了吗?——诶,说到才想起来,快!看看里面是什么?”

唐玉树从桶里站起来,光着身子在屋子里乱跑,跑得林瑯也一处乱了心思。只见他拎起里衣,从前襟的口袋里摸出一只金丝玄色囊,递给了林瑯。

林瑯拆开了囊来,里面有个小木盒子;再把小木盒子拆开来,里面又有个小囊;再把小囊打开,里面是一个裹着布条的片状物;把那缠在片状物上的布条一遭一遭拆开,只见里面是一片生满了锈的——“刀刃儿头?”林瑯不解;唐玉树却发现了玄机:“那布条上有字儿!”

林瑯又把布条捋顺了,仔细看去——只见那字迹因年代过于久远而洇得含糊。林瑯仔细辨认了,逐字读去:“胆敢……让吾儿……受……半点……委……屈?……写得什么啊……老……子……定挖……了你狗眼打……断你狗……腿切了……你狗……蛋?”

唐玉树吓得倒退好几步,摸起身侧一叠衣服就紧捂下腹。

“这就是你姥爷留给你爹的宝……宝贝?你姥爷是二流子吗?”

林瑯笑得捶着桌案上气不接下气,一时脑子里又想象起父亲从姥爷手里拿到这件“宝物”后的神情。

笑累了,才赶紧哄唐玉树:“就你手里拿着的那身儿——那是新衣服,快穿上给我看看,明天见我爹爹时穿这套。”

擦干了身子,余惊未了地换上林瑯给他买的新衣服,唐玉树皱眉道:“越发不敢去见你爹了!”

林瑯上前来替他整好了领子,看着唐玉树还是忍不住笑,笑着笑着,又忍不住抱唐玉树:“挺j-i,ng神的,我眼光还真不错!”

唐玉树点头:“这衣服是挑得不错!”

“蠢!”林瑯骂他,可强硬的语气,却又在片刻后转而变得温柔起来:“……我说的是挑人的眼光。”

忘记剪油灯的灯芯,所以灯焰晃得厉害。

跃动着的灯火下,林瑯与唐玉树对望着。

如此望着,林瑯便又唐突地回想起初来陈滩的那一日。

那时离了金陵城,循着记忆里的路线茫然地向前程进发时的自己,慌张又无措。

站在财神府的院门前,他莫名地想要掉眼泪——推开这扇门,便是推开了一场无法再回头的梦……以往的所有全部都清零,自己余生的筹码便只有这一栋冷冰冰的宅子了。

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……林瑯在脑海里无论做多少次规划,终究还是不敢细想。

“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林瑯喃喃着。

背对着小镇的烟火和温柔的夕阳。他闭了眼,战战兢兢之间推开了那扇梦。

一声“吱呀——”传入耳道。

以为本该是清冷孤寂的宅子里,早已被命运附赠了一个少年。

只见他额前束了红色头巾,浑身未着一物,裎赤坦白地站在木桶里。

一阵晚时风从其间穿梭而过,少年头巾的尾端掀动翻飞而起,清澈通明的眸子便落在了自己身上。

陈滩旧梦,完。


状态提示:第95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子胥长卿》《陈滩旧梦》《抖M妹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