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城小说 > 校园耽美 > 魔忍乱世 > (18)

【第18章·穿裤子】

2019年12月16日

姮羽昏迷两天,终于在周五的傍晚苏醒,因为有七瀬恋这个专业的护士护理,受伤的三人得到了很好的照料,英格丽德也没有再贸然外出,尽快修复自己的伤势。至于恢复实力,努力许久却收效甚微。倒是姮羽的恢复能力再一次令人惊叹,两天时间,已经完全可以自己活动了。

曲影所在的地方是市郊东区的一处别墅区,靠着一座人工湖,气氛幽静,二层的小楼一侧爬满了爬山虎,小院子里栽着几棵树自然成荫,二楼还好,一楼却略显阴森,一个纤巧的身影推开院门走了进来,脸上带着安宁的笑容。

姮羽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饿和膀胱的鼓胀感,在这种矛盾的催促感下,他毫不犹豫的爬起来,推开房门,门外干净的走廊,毫无装饰的过道,以及向下的楼梯无不让他纳闷:这是哪里?再看自身干净整洁,恍然间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,此时完全不见受伤昏迷几天后的痕迹,衣服明显是一套女式睡衣,素雅的竹韵题勾,袖口的蕾边。尿意让他管不了这么多了,推开边上的一个房门,里边空的,干净整洁,被褥弥新,但明显有居住的痕迹。再走两步,推开另一扇门,里边躺着的是一个白发女子,纤薄的丝被完全不能掩盖她姣好的身材曲线,是白木芽衣子。看着她微微规律起伏的胸口,姮羽不禁松了口气:没事就好。

楼下隐隐有电视机的声音传来,不再看二楼最后两间房间,扶着墙向着一楼走去,下楼的瞬间看见素雅的客厅里英格丽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姮羽惊讶的同时也松了口气,强忍住膀胱的爆炸,惊喜的向着英格丽德走去。

英格丽德听着动静,也回头看向楼梯口,发现是姮羽,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迷人的微笑,随即又屏住,正想开口,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:“今天的萝卜很白很脆很不错,我们吃萝……你醒了?”七瀬恋推门走了进来。

“你?”姮羽一愣:这是谁?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七瀬恋闻言如受打击一般,手中提的菜篮子脱落,萝卜蔬菜滚落一地,眼中水光晕染:“你不记得我?”

姮羽看着她的眼泪,总觉得似曾相识,自己一定和她说过话,但这时刚清醒,除了膀胱的爆炸,一切感觉都是迷迷蒙蒙的,不由瞟向英格丽德。

英格丽德看到姮羽的眼神,嘴角微一上扬:“他刚醒来,也许失忆了。”

“对对对。”姮羽连忙点头。

七瀬恋闻言也一愣,心中一想,也是,受了那么重的伤,刚醒来,就算不失忆,也不见得多清醒。

“不过。”英格丽德道,“再失忆,你能把自己的妻子也忘了吗?”

“什么!?”姮羽惊的跳起来,他不就是受个伤昏个迷吗,怎么莫名其妙妻子都出来了。

“不不,不是。”七瀬恋闻言也脸上羞红,急忙摇手,“只是妈妈打电话来,不对是你妈妈打了好几次电话来,我觉得不接不好,接了电话,不知怎么的妈妈好像误会我和你的关系了。就,就……”

“就什么?”姮羽闻言,觉得不是母亲要误会,是你想让老妈误会吧,妈妈都叫出来了。

“就说,说这几天和爸爸要过来看你。”七瀬恋声音越来越低,至最后甚至完全听不见,但姮羽还是明明白白的听清楚了,瞬间感觉一个机灵,尿液不受控制的从输尿管彭勃而出,如卸闸洪流,一去不复返,让姮羽瞬间羞愤欲死,他竟然在两个美女面前shī_jìn了。

“看,我就说他还没好吧。”英格丽德最先看到,笑着道。

“什么?”七瀬恋闻言看去,见姮羽身下一坨水迹片片,“啊,我去拿毛巾。”惊叫一声跑去卫生间。

姮羽看她进了卫生间,不顾还没撒完尿,几步挪到英格丽德身边,不理她嫌恶的表情,小声问,“她是谁?”

“你自己抓回来的你不知道?”

“别开玩笑。”姮羽苦笑着打了个尿颤。

“七瀬恋,圣心医院护士。”

“七瀬恋?!”姮羽不由高声叫道,还记得那句流行于acg的一句至理名言:你连心爱的女人的大便都不敢吃,还敢说爱她。她竟然是七瀬恋!

“什么,什么?你叫我?”七瀬恋听见姮羽的叫声,急忙从卫生间跑了出来,在姮羽惊奇的目光中微红的眼眶晕染光洁漂亮的面庞,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
“如果是你,那还真不错。”姮羽叹息道。

“我先擦地吧。”七瀬恋闻言,心中稍慰,擦了一溜的地板直到姮羽脚下,看着姮羽湿哒哒的睡裤,“我帮你拿件新的。”

“哦,好好。”姮羽一直瞅着七瀬恋,让七瀬恋有些不好意思,“有没有男士的,女士的穿着别扭。”

“没有,你先冲一下,我马上拿过来。”七瀬恋回头不禁一笑道。

姮羽看着七瀬恋走进一间房内,回头看着英格丽德饶有兴趣的眼神,心中一动,嘴凑了过去,“这么长时间没见,亲一个。”姮羽看着英格丽德美丽的面庞以为她会移开,不会让他随便碰她,却未想到英格丽德并未拒绝,任姮羽亲在她的性感唇彩上,并且嘴唇回应般的蠕动,轻吻变成深吻。

“总要给奴隶一点甜头,不然造反我也挺困扰的。”在两人分开姮羽要去浴室时,英格丽德解释似得说道。其实只是她觉察到了危机感,在这个陌生的世界,也许这是唯一一个不对自己报有恶意的人类


状态提示:(18)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