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上的锁链自动脱落沉入河底,河水翻涌起来,为他腾开了一条路。

有一个人站在尽头像是在等他走过去,秦狩假意弹了弹身上的尘埃,然后向前走去。

走近后才发现这人是个穿着道袍,手拿拂尘的老道士。

“你是什么人?死了的道士?”

那人勾了勾嘴角,却看不出是在笑,透着成谜的诡异。

拂尘的尾部摆动了两下,一股青烟散尽后,老道士完全换了副面容,长袍拖在地上,满脸写着肃穆。

“吾乃阎王。”

不管是哪张脸,看着怎么都这么欠揍呢?

秦狩没由来的感到厌恶,想早点离开这里,于是大步越过了阎王。

阎王看着他的背影,语气不急不缓:“此番离去,望你不悔。”

不要又反悔,再次毁了他的地府。

秦狩没理他,莫名其妙的。

直接走到桥上,停在了孟婆的前面:“阿守,投到了哪里?”

孟婆不抬头,依旧佝偻着搅拌汤汁:“你从这里出去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秦狩总觉得她话里有话,可又知道问不出什么来。

心里反而发慌,总怀疑自己脑子里的记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孟婆探出枯槁的手指:“这柱香,送给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
秦狩却是将它接过来,凑近鼻间闻了闻……

缚牙山半山腰,秦狩腾空出现在歪脖子树旁。

旁边骑马的小生吓得直接从马背上滚下来,嘴里叫喊着娘,屁滚尿流地钻入草丛里跑走了。

有什么落在了地上,秦狩走过去将它捡起来。

一根发黄的骨头被握在手心,怎么看怎么可怖。

秦狩敛起眉头,一只手后知后觉地放在了左胸上。

那里是空空荡荡的疼,仿佛有一只手正往血r_ou_里面钻,然后握住那根里心脏最近的肋骨,折断取出。

很果断,也很残忍。

秦狩扶着那颗歪脖子树,双腿发软,呼吸困难。

天色骤然暗下,周围的景物开始发生变化。

那条官道消失不见了,脚下的地也变得崎岖不平。

时间倒退了一千年,天象异端,月食尽显。

然后他就看见“自己”和那名“道士”在天上撕打。

而结界里,有两个人被困在其中,不知死活。

他本来深知那种失去的恐惧。

秦狩突然就笑了起来,放声大笑,紧握成拳头的手直接捏碎那一根肋骨,看它在手中化为飞灰。

他的笑声近乎癫狂,血丝在单薄的眼皮上游走,却很像哭。

但有什么值得哭的?他只是觉得可笑而已。

你看,就算自己把心尖的东西捧到简守的面前,他还不是“弃如敝履”。

说不要就不要了。

太可笑了,秦狩笑破了喉咙,笑得直不起背脊。

笑简守聪明,送给自己一个圆满的结局,让他不再寻死觅活。

又笑简守愚蠢,有人一对他好,就要百倍千倍换给别人。

秦狩最后去了一次地府,没有闹事,就问了孟婆一个问题:“他有没有留什么话给我。”

“他说……”

“他没他那么恨你,也没他那么爱你。”

秦狩点点头,再没说什么,然后独自离开了地府。

昆仑山上终年积雪,却有一泉,永不成冰。

世人不知水下玄机,困有恶龙,万载不出。

秦狩一步一步走向深泉,水流漫过他的大腿、腰肢、脖颈……最后是头顶。

“骗子。”


状态提示:第257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我在古代年入三十万》《快穿之和渣攻情深不寿》《我把大佬撞成了大儿砸!
回到顶部